《傳統家庭主婦的人生價值》


夜晚,只想貪懶,躺在床上看電視劇 《狄金生》。

艾蜜莉.狄金生,美國十九世紀赫赫有名現代主義女詩人。半生隱居,未婚,鎮日喜愛打理花園,收集花草植物標本,用獨樹一格的想像力將所思所想以短詩的形式記錄於小紙條上。一生寫了一千七百多首詩,每首都凝聚了她的內心深處無法與現實世界坦見的靈魂。


當我追劇時,小貝拉盤腿坐在地上,忙著剪著超市廣告單裡的食物圖樣。那些食物剪紙都芭比娃娃超市明日的新進貨。她偶而會放下剪刀,抬起頭來看一下電視,然後讚賞著艾蜜莉不受傳統羈絆、特立獨行的鮮明個性。

今晚劇情來到了〈 有關狄金生家聘請女傭一事〉。

艾蜜莉的母親,也就是狄金生夫人,婚後為了向先生證明她是一位「娶到賺到的賢妻良母」,也想要成為世人眼光中所謂「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她拒絕聘請女傭來幫忙家務。平日自己帶著兩位女兒日復一日地為家事三餐操勞不歇。家裡沒有女傭這件事情讓狄金生夫人在貴族名流社交圈裡感到無比驕傲。

錦瑟年華的艾蜜莉則抱怨繁重的家務剝奪她寫詩時間及破壞詩興,經常跟母親爭論不休,而母親總輕蔑地回答:『若妳不做家務,還能做什麼?』

於是艾蜜莉靈機一動與深愛她的父親私下約定聘請一位女傭。女傭的登堂入室,讓母親氣急敗壞,近乎失去理智地向先生哭訴抱怨是不是因為自己家務做得不夠好,所以才請女傭來幫忙。

戲演至此,我納悶狄金生夫人怎麼了?為什麼要為別人的眼光而活?明明家財萬貫為何不請女傭?連雞毛都要自己拔,忙不過來時還要硬拖兩位女兒一同埋葬在循環反覆的家務裡,害少女時期的艾蜜莉沒辦法在她的幻想世界裡風花雪月、吟詩作興。

鏡頭落在狄金生夫人的那副眉頭緊蹙、近乎崩潰的神情上定格。小貝拉舉首瞄了螢幕一眼,眼裡滿是同情,悠悠悵然嘆了一口氣說:『唉!艾蜜莉的媽媽生命裡已經什麼都沒有,只剩下那成堆的家事,最後竟然還被女傭給搶走了,她才會那麼生氣。』八歲小貝拉意味深長地轉頭看我一眼,好像冥冥之中在提醒我什麼。

戲中狄金生夫人的悲劇,亦是當時十九世紀時家庭婦女的常態,如果家務被奪走,那她人生剩下些什麼?『是阿! 艾蜜莉媽媽說不定正在誓死捍衛自己人生唯一的意義。』我不由得憐憫起狄金生夫人角色下的悲情及無奈。

嫁作人婦之後,她盡心盡力、任勞任怨地操持家務,彰顯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想要得到先生的認同及肯定,沒想到先生花幾枚銀兩就將她畢生的人生價值奪走,她憤恨難平,怎容得起這樣被看輕。她蒼老的容顏上發出乞求同情的吶喊,在新時代女兒(以及我們)的眼裡竟顯得如此短絀及悲涼。

但同理心去推想:『若恰巧狄金生夫人靈魂裡藏匿著正是一位愛扮家家酒的小女孩呢?』如此溫柔婉約的女人偏偏就是天生願意為所愛的家人在家東摸摸、西摸摸,打理家裡的一切,難道她們的價值早已被社會唾棄?甚連在家中都沒有立足之地?

到底天性像"狄金生夫人"這般的傳統家庭主婦在現今社會裡該如何安頓自處呢?


身為一介家庭主婦多年的我,能給的金玉良言就是:『妳可以愛做家事,但妳不能為別人而活,不能強求周邊的人認同妳、對妳感激。』看看狄金生夫人後來經過打擊之後,依然樂此不疲地跟著女傭時不時在家掃掃地、揮揮雞毛毯子、在廚房磨刀霍霍、鍋鏟鏗鏘,繼續證明她人生的真義,她並沒有因此失去鬥志,放棄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另外,她女兒艾蜜莉除了成為文壇的一代女詩人外,也被母親影響擅長烹飪烘培。

每個人一雙手喜歡做的事情皆不同,認同自己現在手中的事,絕對是愛自己的守則,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況且現今有許多家庭主婦於家中也能鍛鍊一身技藝,舉凡打掃收納、烘培料理、育兒教養上皆能寫成各類工具書、食譜及拍攝許多影片分享給眾多婦女們。她們紛紛在網路社交平台上建立人氣粉絲團,主婦的身影已漸漸在社會上露出曙光,傳統女人也能創造出不可忽視的價值。

白雲蒼狗、世事難料,誰說家庭主婦在未來不能撐起一片光明的天呢?!
.

請尊重作家的文章版權,如果要轉載者,請註明出處,切勿抄襲盜用。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