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師自通的畫畫課


為了讓生活能慢慢地過,我最近刪掉一些孩子們的課後才藝課程,遂而我們從生命中瞬間獲得了一個很棒的禮物---那就是閒著無聊又漫長的午後。
那天我們決定來畫畫。畫什麼好呢?
經由我們三人討論後,決定要畫<最喜歡的絨毛玩偶>。
我選了兒子人生第一尊玩偶,
兒子選了在冰島買的海鸚鵡,
女兒則選了她最好麻吉送她的小浣熊。

女兒二十分鐘完成作品。
畫得是一氣呵成、揮灑自如,興緻高昂時還會唱起歌來,最後還忍不住在畫上任意揮灑顏料,差點被她搞成"印象派",顏料也弄得桌子、衣服跟臉到處都是。

媽媽我四十分鐘完成作品。
邊畫邊懷念兒子嬰兒時期的可愛模樣,細心用鉛筆描繪著小狗玩偶的外廓,握著柔軟的毛刷將淡藍色顏料滲進紙張裡,看著它漸漸暈染;當作品完成時,整個人像是被療癒一番。

兒子慢工出細活,一幅畫畫了一個半小時。
他畫畫時,宛若掉入虛幻的世界裡,嘴巴喃喃自語著自創情節,當放下畫筆時,根本像剛從一場刺激的冒險裡歷劫歸來。他強調他正在設計故事裡其中一個角色,所以他必須好好畫。



最後,展現成品時,不按牌理出牌的女兒堅持要用倒立的姿勢呈現畫作。畫裡的小浣熊提著小竹籃在草原上散步,背景有星星月亮太陽的陪襯,草兒輕輕地被風吹拂著,小浣熊看來心情愉快。

展現成品時,女兒堅持要用倒立的姿勢拿著畫作。畫裡的小浣熊提著小竹籃在草原上散步,背景有星星月亮太陽的陪襯,草兒輕輕地被風吹拂著,小浣熊看來心情愉快。


兒子到了會害羞的年紀,堅持將畫作著住臉拍照。畫裡的海鸚鵡穿上全套盔甲裝備,手持盾劍,正在城堡裡與邪惡的敵人對決。


兒子到了會害羞的年紀,堅持將畫作著住臉。畫裡的海鸚鵡穿上全套盔甲裝備,手持盾劍,正在城堡裡與邪惡的敵人對決。

而我,看看自己的畫,中規中矩,沒什麼創意,但我倒是很喜歡。心想這尊玩偶捐出去了,爾後至少我還可以看這畫中的小狗回憶兒子剛出生的時光。(那拍張照不就好了!咦?)






請尊重部落格作家的文章版權,如果要轉載者,請註明出處,切勿抄襲盜用。

歡迎加入Von Von At Home FB粉絲團。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趟失去時間的時空旅行-台灣居家檢疫隔離14天之感

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孩子已經一路從三月放假到五月,他們在家悶到發慌,幾乎哪裡都去不,又眼看著漫長的六、七月暑假即將來到,KJ臨時決定全家搭飛機回台灣過暑假,至少在那零確診的寶島上我們可以毫無顧忌地規劃小旅行,陪陪台灣家人。 

不無聊的育兒生活(六年前未發的舊文)

『妳整天跟孩子關在家裡不會很無聊嗎?』 上周在某聚會裡,有人無意間在我面前又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她尚未結婚生子,對全職家庭主婦的工作所知甚少,也不知去哪裡捕風捉影找到"無聊"兩字形容我的生活,還是她附合趨勢間接表達出這社會對我的觀感。 我輕描淡寫回答:『我也有工作,遠距經營台灣一家店面,偶而會寫寫文章。』此刻,問者才會覺得我是個有在做事的人,肯定了我的社會價值,生活應當不會"無聊"。 實際上,我大多時間卻都是在家務跟孩子上周旋,事業跟文章只是蜻蜓點水罷了。

家庭主婦淺談Coronavirus病毒

三月初的某日早晨,與友人相偕散步曬太陽,順道走去圖書館,路上聊起了當今全世界都在關心的Coronavirus(2019新冠狀病毒)的疫情。路上鳥啼花放,春光明媚,友人卻一直很擔心她遠方義大利的朋友,臉上出現落寞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