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贏要看得雲淡風輕



今年暑假,八歲的沐沐除了幫熟人畫肖像、去街上賣檸檬汁賺零用錢外,她自告奮勇參加了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比賽。當她決定參賽,她的小腦袋裡便盤旋著無數構思,隨即提筆創作。

起初,原本想拿她過去畫過的圖像小說去參賽,但她堅持不要。她想專為這次比賽畫一本全新的作品。我們在夏威夷渡假遊玩之暇,她也會時不時拿出紙筆,畫下她那隨興所至的繆思。由於她的想法點子太多,抓不到主題,到比賽截稿前兩周,她竟畫了四五本不同主題的作品草稿。我知道她需要幫忙,所以我幫她選出一本架構比較完整的內容投稿。也請了一位高中姐姐幫她過稿、校稿,給她建議。

她終於在截稿日的前一周交出完整八頁的手繪圖像小說。記得幫她上傳稿件時,我心跳動的厲害。她能孜孜不倦如期完成一本作品,為母的我感動莫名。

-------------------------

兩個月過去,上週是頒獎典禮,於網路上進行。沐沐跟我在螢幕前正襟危坐,顯得萬分緊張。

『媽咪,不管有沒有得獎,都不可以激動,好嗎?!我們要心平氣和看待這次比賽。』宣告得獎者前,沐沐提醒我多次。

不瞞大家,女兒是抱著得獎的信心參賽的,我也等不及要幫她歡呼。怎料,得獎者名單裡竟沒有女兒的作品。我臉上頓時那一抹淡淡的悵然被心思敏感的她察覺了。

『沒有關係,媽媽妳不要難過,明年我還會繼續參加。』女兒為了安慰我,語氣鎮定。

原本我以為事情就這樣落幕,輸贏可以看得雲淡風輕。

-------------------------

昨日夕暮時分,我牽著沐晨的手去社區圖書館領取參賽獎。

一名熱心的男圖書館員一眼就認出我,聽聞沐沐來領獎,頻頻向我致賀。他欣喜地從辦公室裡捧著一只牛皮紙袋親自頒給她,連櫃檯前的年輕女圖書館員也一同在旁道賀。當場我們自成了一場小型的領獎典禮,有束光芒正照在沐晨身上,她開心地接過獎品,博得那兩位圖書館員及我的掌聲喝采。

『我女兒其實沒有得獎,她只是拿到參賽獎而已。』我小聲地在圖書館員耳邊解釋。

『但她還是好棒,因為她完成了作品,光這點就值得慶賀。』不知怎麼地,縱然只有三雙手在鼓掌,卻也是如雷貫耳。

這場即興的、溫暖的小型頒獎典禮,舞台上的女兒看來是如此地。光。芒。四。射。

-------------------------

女兒領完獎、借好書後,我趕緊送她去上芭蕾課。

我又拿著那只牛皮紙袋回到圖書館,本來想坐下來看本書等女兒下課。但我忍不住先幫她先拆開那只牛皮袋探看,裏頭有一本全新出版的圖像小說、得獎者作品彙集、一只棉麻小提袋及幾張評審分數建議表。

我拿出評審表,仔細讀著各個評審的分數及評語,前面四位評審一致給沐沐4至5分的高分(滿分5分)表明非常喜歡她的作品,原創力很高,技巧構思都相當好。偏偏最後一位審查嚴苛的評審完全不認同她的作品,只給她1分,並且未給予任何評語建議。

那無緣無由的1分,把沐沐從得獎名單上拉了下來。

1分,那1分如同外子說的「給的是垃圾分數」,怎麼可以給一位用心努力完成八頁圖畫小說的小孩如此低的分數,更遑論在什麼都用好棒棒鼓勵孩子的美國,這評分顯明有誤。我與外子感覺事有蹊蹺,希望主辦單位能重新查詢成績,並請那位評審給出實質有建設性的建議。

沐沐芭蕾課下課後回家的路上,我將評審表遞給她看,她為高評價的分數欣喜若狂,縱使尾端出現不堪入目的1分,她也坦然接受。.

『這1分妳不覺得很奇怪嗎?應該是評分過程有誤吧!我跟爸爸想要寫信去重新查詢分數。妳覺得呢?』

『不,妳千萬不要這麼做!1分就1分,每個人有自己的意見,妳不能質疑別人的意見。而且其他評審都給我高分,我現在知道我的問題在哪裡,我再繼續努力就好。』女兒用平靜沉著的態度來撫平我沒由來的憤憤不平。



回到家後,我又以為我可以很平靜地看待一切。

數分鐘後,我經過房間,看見她換下舞衣後,旋即埋首在桌前,開始創思她下一部作品。我默默不語地走向浴室,再也忍不住為此事潸然落淚。

我掉淚不是因為沐沐與得獎失之交臂,
我掉淚是心疼—
她為了撫平母親的情緒,佯裝夷然,選擇心平氣和接受事實;
我掉淚是感動—
即使跌倒,也懂得拍拍身子自己爬起來,繼續向前。


哪像媽媽我反像個孩子似地,躲在這裡抽抽咽咽。





恭喜沐沐邁向九歲了。







請尊重部落格作家的文章版權,如果要轉載者,請註明出處,切勿抄襲盜用。

歡迎加入Von Von At Home FB粉絲團。



1 comments

  1. 好棒的分享
    家長棒。才會有這樣的孩子
    尊重。接受。面對。改進。
    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