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從聖經中學教養

上週日去主日,剛好慕主書房有五折活動,很多的書跟CD都在特價,琳瑯滿目不知如何選擇,我想就選我目前最渴求的智慧吧,馬上我眼睛的焦距就對準這套CD :『如何教養孩童 - 江秀琴牧師』,不知道為什麼我手就有股力量立刻將它拿起來看。當時小攤子很忙碌,姐妹們忙著收錢找錢,突然有一位姐妹突然在百忙之中轉向我並極力推薦:『這套CD你一定要買! 真的很棒! 孩子在腹中就要開始受教了。』經她這麼一說,我馬上買了。

床越凌亂越是舒服溫暖

曾經我有個夢想就是設計床套賣床套(天哪! 我曾有過的夢想可真多!),可能是身為迪化街布行老闆的女兒,從小在一堆布匹裡遊戲長大,對於那種一大片的有著美麗色彩的布有種深深莫名的喜好,以前在台灣還沒嫁人就很愛幫自己的單人床買喜愛的床套,去百貨公司也老愛往床組區逛,看看別人是怎麼佈置床的。話說每次看到百貨公司所佈置的床從床裙到小抱枕都排列的整整齊齊,真的很漂亮,只是讓人感覺壓力好大,有點不真實,像是皇家貴族睡的,像我這種平凡的家庭主婦哪有時間起床後在那裡小心翼翼摺好棉被、排好抱枕,所以我從以前在家的佈置上,常常告訴別人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妳要讓家越亂越呈現美麗才行!』

好吃嗎?

『 好吃嗎? 』這是我們晚餐時,我最常問他們父子倆的一句話。
『 好吃!』安德烈說。 (聽起來很像應聲筒)『 老婆煮的當然好吃! 』KJ回答。 (聽起來就知道是為了討好我)『 吼~ 我煮的怎麼可以這麼好吃! 』自己回答。 (受不了)

Bye Bye 尿布!

安德烈戒尿布時期乃是我為人母之後最辛苦也是最抓狂的一段時期。很多有經驗的父母告訴我戒尿布不要急,兩歲多再戒就好,孩子比較聽的懂,戒尿布的時間也不會拖太長,父母就不會那麼累,最好是夏天再來戒,在家可以給他光屁股,更好戒。

舊金山生活雜記(2011/7/16-8/15)

天剛破曉,我總是忙錄,起床梳洗後趕緊到廚房準備好熱騰騰的早餐,又把昨天的髒衣服拿出來清洗,接著準備好安德烈上學要穿的衣服跟要帶的物品,過一會兩個男人就會前後睡眼惺忪地下床,揉著眼睛走到餐廳,他們過來不是吃早餐,而是要跟我討親親跟抱抱,這對他們來說才是幸福的開始。我將早餐擺放在餐桌上,他們倆人愉悅地吃完早餐後才出門,一個去上班、一個去上學,安德烈穿好鞋子踏出家門前,不忘轉過身很大聲地跟我說:『 媽媽! bye bye!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我總有衝動拿著相機追出去,去拍下他們父子倆的模樣。

安德烈很熱衷上學這件事,他喜歡跟孩子們一起玩,喜歡生活熱熱鬧鬧的。


安德烈跟我說完byebye後,一溜眼就跑走了!  我穿著睡衣拔腿追去。


安德烈上學前大聲說著:『 媽媽! bye bye! 』的模樣,讓我深深感覺到他長大了。眼神裡已沒有分離焦慮,沒有依依不捨,只有迫不及待要去跟孩子們玩樂的期待!『 安 ~  你已經完完全全踏到你的世界了,而我還是把你放在我心上。』


有時太早起床,沒睡飽,枕頭就會離不了手,一起帶去學校。


安德烈看到蛋糕店裡的蛋糕,指著他們把所有的人名都說過一遍。

問他最想要哪個生日蛋糕,他立刻指著"BUZZ"!  等安三歲生日那天,我再來訂一個。


才剛買 SHARP 60 吋電視後的一個月 70 吋馬上推出,價格差不多,我深感除了科技發達太快速了,3C的價格掉的也太快了。


安德烈很愛昆蟲, 有一天在家裡發現了一個好大的昆蟲,好開心。


是一隻死掉的巨型蚊子。(美國真的什麼都大)


中午去 Japanese Town 吃飯,吃完飯後去隔壁的剉冰店買了一杯這麼大杯的shaved ice,紅色Strawberry和黃色 Mango糖漿淋在 shaved ice裡,裡頭還還藏著一球甜蜜蜜的 vanilla icecream,三個人坐在樹陰下的板凳上,你一口我ㄧ口爭著吃冰,溶化的冰黏的手都是,衣服也沾到了顏色。


Andre 怕大人的嘴巴大動作快,冰一下就沒了,所以吃的很急很急,吃冰可不能慢慢享受阿!

安德烈上學常常會有塗鴉課,通常都是老師會告訴孩子們每個區塊該圖什麼顏色,大家都畫的很漂亮很美...可是很有主見的安德烈從沒有一次遵照老師的話去塗色, 於是我去接安德烈下課時,總在眾多畫作中一眼看得出安德烈的作品,因為他的畫作是如此 鶴立雞群 與眾不同,也特別的......奇怪?!


安德…

我聽我看我感受的幸福音樂會

這個週末假日的戶外音樂會我捕捉了很多幸福的照片,但這張是最深動我心的。我不認識眼前這對夫妻,但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曾經一起走過好長好長的一段人生旅行,他們年輕時曾經在炎陽海水裡奔跑戲水,在大家的祝福下接吻結婚。在破曉的清晨裡迎接他們第一個寶寶,合力買了第一間房子,辛苦地把孩子們都撫養長大,這之間好多歡笑,好多心痛, 好多爭吵,好多眼淚。但年紀大了記憶褪了,到底這段路發生了多少事呢?  也想不起那麼多了,此刻他們聽到樂隊演奏這首 "Moon River" 經典歌曲,吵吵鬧鬧的人生平靜下來了,他們倆共同憶起了他們結婚那天的那支舞,喚起他們約定好要攜手一輩子的簡單幸福,他們此時的舞步比年輕結婚時更顯平穩輕柔,有種悠悠長長的滿足甜蜜,當初的誓約已經完成一大半了,現在他們胸口貼胸口又再次互許 "一起陪伴到老"的心願。

公園是我們最愛去的餐廳

到了美國後,Von Von平日幾乎都是自己燒菜做飯,當然假日也會想來個外食,只是週末假日4 餐如果都是外食,那每個月的飲食消費真的很可觀,所以假日一到,我還是會選擇 2 餐自己下廚煮 (到底是賢妻良母上身? 還是省過頭了?)  不同的是我會把假日餐點裝好,將用餐地點挪移到住家附近的公園,反正野餐也是 "外食" 的另一種模式  (哇塞! 很能安慰自己。

Happy Hollow Again!

我看這個Happy Hollow  Zoo 註定成為安德烈童年不滅的記憶!每次一到假日,我問KJ:『這個Weekend要去哪玩?』KJ 不用考慮就回答:『 Happy Hollow 』 (又近又不用再多花錢乃是上上選!)所以我們又來啦!  這次還是玩的很盡興啦!

Von Von 2011年生日

『安~ 第一次聽到你用嫩嫩的聲音跟媽咪說 "ㄇㄚ  ㄇㄚ!   ㄕㄣ  ㄖˋ ㄎㄨㄞˋ ㄌㄚˋ(還有點臭零呆) " 時,媽媽快樂!超快樂的!』今年生日白天我像往常一樣工作著,沒有什麼太多的期待,想想可以不用做晚餐,老公早點回家,再看見FACEBOOK湧進一大堆朋友的祝福,就覺得很開心了,但突然看到老公在Facebook 留了一則留言說:『今天晚上有 "猛男秀"!』天哪! 我心想我生日低調過就好,千萬不要給我舉辦什麼趴!我這把年紀對猛男也沒啥興趣,藏顆鑽戒的大蛋糕可能比較感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