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2的文章

安德烈當哥哥初體驗

那天清晨五點,我跟KJ起床躡手躡腳地在昏黃的燈光下準備要去醫院生產的行李,怕吵醒還正在熟睡的安德烈,我們不想在這個重要的時刻還得跟他上演十八相送的苦情戲碼。但孩子總是敏感細膩的,他睡眼懵懵地看到我們整理行李,覺得很不對勁,立刻跳下床,抓住我的手,要我抱他,任由我們怎麼跟他解釋此趟是要去醫院生妹妹,他仍舊抓住我哭得呼天搶地,堅持要我抱他或帶他一起。

第二胎生產及月子紀錄

那日當清晨的曙光一亮起,我跟KJ梳洗了一下帶著待產包,前往醫院要迎接沐晨,越接近看到她的時刻,我心裡越是喜悅,前晚我跟KJ一同在床頭燈前做了禱告,此刻內心分外平安,相信整個手術及恢復過程會一切順利,沐晨會是位健康可愛的女娃。

即將是兩個孩子的媽了

(此篇短文是於沐晨出生前一天寫的)倒數計時,妹妹沐晨就要跟我們見面了,這幾天KJ跟我兩個人一直思考著妹妹的英文名字,一張白紙上列了數十個美麗又知性名字,晚上睡前在床頭暈黃的燈下,兩人唸了又唸,討論又討論,始終下不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