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2的文章

歡迎二寶來了

西元2011年12月28日的向晚時分我發現我第二個寶貝來了!一家三人就圍在客廳的茶几前,我的心臟噗通噗通跳,KJ睜大眼睛,安德烈把頭擠在我們之間,我輕輕地將覆蓋在驗孕棒上的白紙掀起來,『兩條線!』我開心大叫!安德烈從頭到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跟著我們開心我將驗孕棒拿到他的面前說:『你要有妹妹了! 但也有可能是弟弟唷!』他接著幾天都會指著這個棒子說:『有妹妹了! 有妹妹了!』且不管是妹妹或弟弟都好,健康就好,這是我當媽的唯一所求。

妳會幫老公燙衣服嗎?

每回在幫老公燙衣服時,內心裡都會想:『這年頭還有多少女人會願意幫老公整天燙衣服的阿?』以前跟姐妹們聊天,聊天內容若包含"抱怨家事",幾乎都只限於洗衣、煮飯、拖地、照顧孩子,倒是沒聽她們提過 "幫老公燙衣服" 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這檔家務事太輕鬆了不用特別去提及,還是她們根本沒把"幫老公燙衣服"這件事列在家務事的清單上!

安德烈成長隨記(3Y2M)

安德烈放假跟我宅在家2個月後,2月初又回到preschool上課了,白日少了他在家裡玩耍遊晃,生活顯得一片 安...安...靜... 靜。我現在又回到能手扶一杯熱茶並思考一整個白天該怎麼自我安排的日子,因為當一個人遊哉在家時,若不好好督促自己做些事情,很容易掉入渾渾噩噩頹靡不振的生活型態,的確在家顧孩子的日子要珍惜,但沒孩子在家的日子也是得珍惜才行! (呵!)

思念遙遠的台灣

(攝於台灣七股潟湖)從來不知道佳節倍思親是什麼滋味,今年過年在舊金山終於嚐到了。自小我幾乎沒有離開台灣這麼久過,曾經覺得台灣又熱又吵又擠又亂,嚮往國外地廣人稀舒適悠閒的遼闊生活,但卻在離開台灣數個月後,台灣在我的腦海裡卻又用一種迷人又獨具特色的風雅浮現,30幾年與它朝幕相處,從嬰孩到少壯之年,從生根到茁壯,台灣每種味道、每瞥景色、每段情感都像是生了深根,盤根錯節地深深蟄伏在我身體裡,每一條都可以通往屬於家鄉的記憶,在這一萬多公里隔著太平洋的另一端,我依附著腦子裡還存有的家鄉影像可說是瘋狂至極地思念著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