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2的文章

家是最單純的學習環境

我的兒子安德烈己經四歲了,我在FB上看到許多台灣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已經開始上幼稚園了,安德烈原本有上Preschool,但自從我們上次五月從台灣回美之後,安德烈便跟我在家裡混到現在。打混的這段日子裡,安德烈整天在家過得是悠悠哉哉如閒雲野鶴般,像他這種生活型態應該艷羨不少現代人。一早起來拿著一個包子晃來晃去,慢慢地啃著,計畫等一會要先玩什麼,從哪裡玩起?滿腦子天馬行空的創意,沒有任何侷限及壓力,彷彿在他那小小的內心裡還尚未出現丁點的輸贏比較,世界在他的眼裡還是像剛出生時的單純美麗。

陪孩子前先懂得放下

『放下你的活兒,這是我們的時光,我喜歡睡覺時緊緊依偎在妳身上,陽光成了淡淡的黃。』安德烈一歲多時,我讀完《泰戈爾詩集》中的《新月集》後,感觸頗深的我便寫下這句話貼在書桌上,這句話並非砥礪式的名言佳句,卻時時提醒著我那是孩子內心現階段對我的聲聲呼喚。

我的思思念念

傍晚舊金山灣區的天氣讓室內終於有了入冬的寒意,但還不至於需要開暖氣,2個月大的貝拉(Bella)還在她的小床午睡,安德烈在後院把四輪腳踏車當越野車騎,我將碗槽裡的碗及奶瓶洗一洗,面向的那面窗吹進涼涼的風,忽然間想念起一段時光。

如何照顧孩子的牙齒

我們家這口安德烈除了"吃飯"這件事好驕傲之外,就是"牙齒"這檔事了!安德烈六個月開始長牙齒,一歲五個月牙齒全部長完,他長牙齒的過程中我從來不去煩惱 "牙齒長出來了沒?" 或 "現在長了幾顆?有沒有跟上進度?"我只關心一件事即是 "該如何保養孩子的牙齒讓他不蛀牙?"我注重"牙齒健康"好比注重"孩子有沒有自己吃完飯"一樣吹毛求疵!

Andre3Y11M & Bella1M

剛剛才花了兩小時火速晾好衣、吸完地、拖完地、洗完中餐的碗盤、擦完桌櫃、整理完四處雜亂的小物品,家裡恢復了潔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家看起來很溫暖。趁著Bella午覺還沒起床,趕緊趁擠奶時擠點那兩個孩子的成長紀錄出來。分秒必爭的育兒生活讓我心情有點急躁、思緒有點混亂,我告訴自己就單純地去記錄吧! 想到什麼便寫什麼,下筆輕鬆隨意些。

正式開始當二寶媽了!加油!(長篇)

記得之前一次小家聚會,KJ跟大家分享他對主日講道最有印象的一句話:『在逆境中還面帶微笑,這便是喜樂!』我想"喜樂"足以代表我現在育兒的心情 -- 很辛苦但在每個浮動的片段中卻訴盡無限幸福。

兩兄妹長的很像?!

Bella一出生,當我還躺在手術台時,KJ就笑著說:『妹妹長的好像Andre唷!』我確實有捏了一把冷汗心想:『像哥哥出生的時候,那不就很醜......!』果真抱來我懷裡的第一眼,不得不誠實說:『Bella真的好像她哥哥! 連引吭大哭的哭聲都很像...無敵宏亮!』但我是覺得妹妹Bella長的有比較秀氣一點啦! 至少眼睛大很多囉!

安德烈當哥哥初體驗

那天清晨五點,我跟KJ起床躡手躡腳地在昏黃的燈光下準備要去醫院生產的行李,怕吵醒還正在熟睡的安德烈,我們不想在這個重要的時刻還得跟他上演十八相送的苦情戲碼。但孩子總是敏感細膩的,他睡眼懵懵地看到我們整理行李,覺得很不對勁,立刻跳下床,抓住我的手,要我抱他,任由我們怎麼跟他解釋此趟是要去醫院生妹妹,他仍舊抓住我哭得呼天搶地,堅持要我抱他或帶他一起。

第二胎生產及月子紀錄

那日當清晨的曙光一亮起,我跟KJ梳洗了一下帶著待產包,前往醫院要迎接沐晨,越接近看到她的時刻,我心裡越是喜悅,前晚我跟KJ一同在床頭燈前做了禱告,此刻內心分外平安,相信整個手術及恢復過程會一切順利,沐晨會是位健康可愛的女娃。

即將是兩個孩子的媽了

(此篇短文是於沐晨出生前一天寫的)倒數計時,妹妹沐晨就要跟我們見面了,這幾天KJ跟我兩個人一直思考著妹妹的英文名字,一張白紙上列了數十個美麗又知性名字,晚上睡前在床頭暈黃的燈下,兩人唸了又唸,討論又討論,始終下不了決定。

妹妹嬰兒床一切就緒

夕陽成了一片淡淡幸福的黃,透過百葉窗灑落在我們幫沐晨準備的娃娃床上,我挺著即將臨盆的大肚子,細心地為她一一綁著床邊的粉紅色蝴蝶結,我儘可能將床邊每朵蝴蝶結綁的美麗,綁著綁著心頭流來一波暖暖的波動,腦子突然浮現未來她坐在我懷裡我正在幫她頭髮綁上蝴蝶結的畫面,她如鮮花般甜甜地笑著期待媽媽的巧手能讓她變的更美麗。

此景在過不久就會發生在我生命中,我內心中洋溢的幸福可想而知,回到我手上第一個幫她綁的蝴蝶結,我不住低語訴說:『沐晨,這是我第一個幫妳綁的蝴蝶結,未來我還得為妳綁上不知道幾千次幾百次蝴蝶結,每綁一個蝴蝶結就意謂著妳長大了些,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第一個蝴蝶結帶給我的感動!』

幫沐晨鋪好床,我趕緊拍了幾張照片,把我的心思期盼都記錄下來。

這次為沐晨準備的床,也是想走全素雅路線,同安德烈小時候的床一樣,因為在我的想法裡,寶寶睡覺地方的色調能越柔和越好,包括床頭音樂鈴也只能播放簡單柔和的音樂,盡量避免五顏六色或聲光太吵雜的床頭鈴干擾寶寶的睡眠。寶寶長時間祥和又平靜的睡眠比那些開發刺激腦力的玩意重要太多了。
但由於這胎是女兒,熱愛鄉村風的我,還是實在忍不住多灑了些紅色小碎花在她軟綿綿的床上。

幫沐晨選購的兩條拼布夏天小蓋被,正是我喜歡的風格。

KJ 老是搞不懂為什麼娃娃床還要有床裙? 男人就是男人,不解這種小小的美感,床裙好像為女孩穿上芭蕾舞服上的那層蓬蓬裙一樣,整個甜美的感覺都出來了!

沐晨的床大約就是這個感覺了,看見這柔和的粉紅色我開心地幾乎要尖叫了,我常常走來看看她的床,想像兩週後她躺在這裡睡著的模樣,我好感激上帝能賜給我一個女兒,這是份極大的恩典,她讓我的生命足以全然美滿。

沐晨是我們幫妹妹取的中文名字,"沐"是我想到的,因為我受洗時,她已在我胎腹中和我一同受洗,"晨"是KJ取的,"沐晨"是希望她給人有沐浴在清晨的感覺,可是英文名字目前尚未想到,KJ希望英文名字有"曙光"或"晨光"的意思,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滿意的,如果大家有任何想法或建議也可以跟我們說唷。
為了讓安德烈有當哥哥的感覺及責任,只要是有關迎接沐晨妹妹的採買或準備事情,我都會讓他參與,他也很樂在其中,了解妹妹快從媽媽的肚子裡出來了,當他有貼紙會分妹妹一份,畫全家福的圖也會把妹妹畫上去,安德烈更常趴在我肚子上或抱著我的肚…

快樂玩土

目前居所後院原本有座荒廢的泳池,房東並沒修建,只將砂礫傾倒其中成了一片荒涼貧瘠的填土,我們搬來時這片土上野草野花盤結而生,只有幾株長的還算翠綠的薄荷夾雜生存著,看來這土壤的先天條件很不優,之前租了18年的房客也從未整理過這地,任其荒廢,沒有澆水設備,土質經長年烈陽日曬乾裂膏化,面對此番後院景象,我們實在無計可施,畢竟這居所也頂多只是短期租賃,要我們費心費力去整地去蒔花種菜也不太符合效益成本,葉菜還沒熟成、花苞還沒綻放,我們又搬離此處,無法享受耕耘後的收穫,難免謂嘆可惜阿!

Baby shower for my baby girl

紀錄這篇Baby Shower 之前,我首先要感謝主賜給我這麼歡樂又充滿愛的小家。從我來美國至今,不論是實際上的幫助或心靈上的扶持,在這小家裡每個人都像上帝派來的天使一樣,圍繞保護著我們一家,每回聽他們那單純真切的禱告祝福總讓我心情平穩安靜。

懷妹妹八個月生活近況

第二胎懷孕後期,肚子如大石頭般沉重,美國是不隨便照超音波的(整個孕期頂多三次),否則我好想知道妹妹現在到底有多重,長肉些了嗎?  是瓜子臉蛋還是圓圓臉蛋?我目前唯能感受到妹妹是個細胞骨頭都很強健的活潑生命體,無時不刻都在我暖暖的羊水裡頭起舞,小手小腳很有力氣,很愛扭動身體,前兩天夢到我的肚子突然間成了一個發了光的透明體,我看見了潔白無瑕的她把小手伸出來想要我握住她,看我有多麼想見到她。

懷妹妹的孕期保養品及營養品

懷孕進入第八個月,趕緊叫KJ幫我在家拍個孕期美照留作紀念,沒想到在一旁還穿著睡衣的安德烈吵著也要入鏡,破壞了我照片整體的美感,但也卻十分有趣!懷孕雖近尾聲,我還是堅持到生產前最後一刻能保持美麗就盡量保持,有些該注意的該需要的保養都不能少。這篇主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這胎的保養方式及營養品補給。

孩子配得我的時間

今天清晨起床,窗外的大院子還是白濛濛的一片,微稀的晨光照在安垂睫熟睡的臉上,我的眼眶竟不也霧濛濛了起來,我屏息凝神地注視安好一陣子,不知道為什麼孩子睡著時的模樣竟如此吸引母親的目光,他此刻像個潔白的天使一樣,悄悄地遞給我滿足和幸福,我輕輕地摸著他的前額的髮梢,這一刻面對如天使般的臉龐時內心總有很多的自省,『 想著白天應該多花點時間陪你。想著前兩天不該大聲斥責你。想著我該多放棄一點點自我的追求。繼續陪你沉浸在孩童的天堂裡玩耍,多聽聽你的笑聲。想著當你用純真呢軟的聲音叫我"媽咪"時,不管我手中有任何的急事我都該立刻回應你的呼喚。』

舊金山叮噹車體驗

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很喜歡往舊金山Downtown跑,可能是在台灣時都市人當慣了,郊區生活過了一陣子,還是得鑽回到城市裡來在人群車流及高樓間穿梭來去。我愛舊金山Downtown那高低起伏的街道,愛那街道中隱隱散發出的藝術及文學氣息;也喜歡找間座落在大馬路的咖啡店窗前坐下來,觀察城市文明的獨特風貌;喜歡窩在舊書店裡翻翻書,在書的扉頁裡看看有沒有蕩氣迴腸的好文章;也喜歡到漁人碼頭走走,曬曬陽光吃吃港口的海鮮,像是台北人偶而愛去沾沾淡水夕陽一樣。這回到舊金山Downtown,同樣也是一連把這幾件事情都做了,當了一天不急不緩的都市人。

帶孩子去農場摘櫻桃及採草莓

剛從台灣一回美國的連兩週假日,即被友人們相邀去農場摘櫻桃及採草莓,採草莓倒是有過幾次經驗,但要我們一家人爬上櫻桃樹摘櫻桃倒是第一次。我們開車開了近兩個小時,前往灣區聚集最多的櫻桃園 Brentwood 來摘取,一路蜒嶇,炙陽高照,車窗外移動的景色幾乎是黃沙滾滾的發燙沙漠,我起初不斷唉呼:『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可種植蔬果的農場。』塞了一小時的車程,越過了沙漠,當眼裡逐一連連出現了翠綠的櫻桃園,我們像是看到綠洲般開心。

媽咪我想抱抱妳

安德烈看著我肚子越來越大,知道妹妹即將來到,他似乎懂得....他將不是我眼裡唯一的愛於是他趁著還能獨佔我的愛時,發出猛烈的攻勢用盡他能說的甜言蜜語向我撒嬌。書上說小男孩六歲前的世界,眼裡都是媽媽,以媽媽為中心,生命圍繞著媽媽轉,把媽媽視為未來的情人,覺得媽媽就是宇宙一切。

懷妹妹七個月的生活近況

懷孕邁入七個月了,我已經從台灣回到舊金山灣區兩週了,時差也調好了,回到灣區,KJ 考量上班距離及我照顧孩子的方便搬了新住處,那是一棟一層樓平實樸舊的美國小屋子,沒有樓梯,客廳、餐廳、廚房、衛浴、及三間房間環繞成一個圈,孩子們可以在屋內兜著圈跑,像是玩躲迷藏,我最愛的陽光也隨著晨暮轉移熱情地灑入裡的屋子每個角落,當陽光鋪滿餐桌就是吃早餐的早晨時刻,當陽光斜斜遺落在客廳正是老公孩子要回家的黃昏時刻,陽光適時適宜地暖了房後,舊金山似乎也沒這麼冷了,而屋外有個可蒔花種菜的大後院,現在還是片光禿禿土壤,我開始跟KJ討論到底要種些什麼才好呢?

Von Von Solight Bag輕量包與親子天下雜誌合作母親節優惠專案

這次回來台灣很開心能有機會能跟親子天下雜誌一起合作母親節優惠專案。自創 Von Von 品牌媽媽包已經兩年多,這次合作對我來說是很大鼓舞。

Von Von的懷孕近況-我得醫治的見證

離上次發文有一個多月了,應該有許多格友關心我的近況,其實我3/21已經回到台灣,只是回到台灣沒多久就因尿道不明出血住進醫院,並接受了一連串的檢查,住院一周後的我平安出院了,但泌尿科及婦產科的資深醫生仍是查不出我的出血原因。其實住院期間在醫師們反覆還不斷地討論研究我的出血狀況時,我已經在徬徨慌張沮喪的淚水中決定要信靠上帝的醫治力量來相信自己必得痊癒,果真上帝垂聽了我的呼求,在醫師們還沒開始執行治療的程序前,流血的狀況得到了完全的醫治,到現在為止我身體及肚腹裡的寶寶狀況都很好,體力也漸漸恢復中。

安德烈成長小記事(3Y4M)

前陣子晚上我跟KJ常常看電視追蹤 Jeremy Lin 籃球比賽,沒想到安德烈也被影響了,這一兩個月,每天只要無聊就會拿起籃球開始練習運球,雖然是大人的球,他也拍得有模有樣,很有架式!所以我們家假日或晚上常常都會傳來安德烈運球的聲音,咚..咚..咚..咚..可以響個20幾分鐘不會停,他非常有毅力地挑戰自我的極限,練再久都不會累。安德烈三歲,我目前還看不出他是個特別聰明的孩子但我喜歡看著安德烈對某些事情充滿著興趣及不放棄的旺盛力。

歡迎二寶來了

西元2011年12月28日的向晚時分我發現我第二個寶貝來了!一家三人就圍在客廳的茶几前,我的心臟噗通噗通跳,KJ睜大眼睛,安德烈把頭擠在我們之間,我輕輕地將覆蓋在驗孕棒上的白紙掀起來,『兩條線!』我開心大叫!安德烈從頭到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跟著我們開心我將驗孕棒拿到他的面前說:『你要有妹妹了! 但也有可能是弟弟唷!』他接著幾天都會指著這個棒子說:『有妹妹了! 有妹妹了!』且不管是妹妹或弟弟都好,健康就好,這是我當媽的唯一所求。

妳會幫老公燙衣服嗎?

每回在幫老公燙衣服時,內心裡都會想:『這年頭還有多少女人會願意幫老公整天燙衣服的阿?』以前跟姐妹們聊天,聊天內容若包含"抱怨家事",幾乎都只限於洗衣、煮飯、拖地、照顧孩子,倒是沒聽她們提過 "幫老公燙衣服" 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這檔家務事太輕鬆了不用特別去提及,還是她們根本沒把"幫老公燙衣服"這件事列在家務事的清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