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0的文章

第一次看牙醫及撿到寶

第一次看牙醫跟撿到寶這兩件代誌都很大條!  都想寫。安德烈的牙齒幾乎全部都長出來了,這個週末快快帶安去牙醫診所塗氟,這是安第一次看牙醫,一定要留下愉快的經驗才行! 我們特地大老遠帶安到大安森林公園旁的有名牙醫診所,聽說診所內除了要有玩具可以玩之外,還有溫柔的美女牙醫師(←這是重點)。根據安德烈看醫生的經驗,只要是女醫師,他的哭聲都比較小聲!

清楚讓孩子了解錯誤

面對一歲五個月安,已經不是給他吃飽、睡飽,整天嘻皮笑臉那麼簡單了,我已經要準備邁進『教』的階段了。教的方式很多種,用愛心耐心慢慢指導、正正經經講道理、在牆角罰站、甚至抓起來打都是教,哪一種好? 哪一種不好? 大部分人說要用愛的教育,盡量不要打,很難有定論,畢竟我們也都曾經歷過打罵教育長大的,也沒人格偏差?!

KJ針對教小孩這件事的看法是:『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把尺,每件事情他都會自己去衡量這是對或是錯?縱使社會道德說這是不對的,但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他就會去做。』

我想想,身為父母的就是要幫他建立那隻尺,指引他去分辨對跟錯。至於方式,還是得因材施教,每個小孩子習性跟認知不同,沒有任何一套標準的方法適用於所有小孩身上。

看別人教出了一個乖兒子,不見得用在自己的兒子身上就有效。而我對於安德烈,一開始我完美認為就用愛的教育去教他,滿滿的愛能給他安全感、給他自信並建立他良好的品格,但不停地給予愛,就能教出個乖兒子嗎?愛跟寵一線之隔,該怎麼拿捏阿?

在教導他的過程裡,我開始感到力不從心,情緒常常因他波動起伏。他的那佈滿強力雷達般的腦子裡,早比我先一步了解我的情緒我的行為模式,我一個表情一個動作,根本無需言語,他就知道他下一步該怎麼對付我,怎麼去得到他想得到的。


(把食物看的比玩還重要的Andre,只要手上有東西吃,就可以自己坐在椅子上坐好久。)

幾個下午,安德烈在家中很喜歡玩廚房的東西,尤其是煮麵用的長筷子,他最愛玩。安很小的時候就聽得懂"不可以!" 只要我們說:『不可以!』他會立刻停止手上動作。但越來越懂得表達情緒的他,現在對他說:『不可以!』他的反應就不是那樣簡單了。

他會將手上的物品很用力的丟在地上。 ← (表示他很生氣)
旁邊也有其他東西,他也會隨手一揮全部都丟到地上。← (表示他真的很生氣)
然後,對著我怒吼大叫。 ← (他正在用他的語言表達他為什麼不可以!)
接下來,他就會走過來抱住我的腿用無辜的眼睛看著我說抱抱。← (他知道我會發飆,立刻來博取我的同情)

如果我心情不好,我會跟著他吼,而且會跟他比大聲比兇 ,作勢看誰比較兇!  ← (失去理智而且還很幼稚的媽媽)
如果我心情好,我會在說不可以後,安安靜靜幫他把危險的東西拿走,抱起他玩,甚至給他餅乾吃。←(這分明就是獎賞他剛剛的行為)

在幾回反覆精彩的母子對戲下,我突然大悟我的應變方式已經嚴重影響安的判斷力。安德烈的觀…

內湖。整理新住所

門口處擺了一個童趣的腳踏墊,開始有家的感覺。 搬進新住所已經有些時日了,生活步調跟環境還是有些雜亂,院子裡的草都還沒拔,落葉還沒掃。工作室像個堆滿紙箱的大倉庫,更衣室的衣服還裝在箱子裡,為了穿一件衣服還得翻箱倒櫃。我按部就班,在空閒的時候,才會動動腦筋為這間屋子裝扮一番,這是種很棒的生活樂趣,我得慢慢享受才行。

台灣竹北。一間屋子的回憶(我們第一間房子)

一間屋子裝下的回憶太多太滿了,讓人不捨離去。這次搬回台北,很辛苦,有很多東西要搬,畢竟我們這個家住了四年多,累積的東西還真不少,叫了一趟搬家公司,還是搬不完,剩下些零零散散的就靠我跟KJ兩個人一往一返間,慢慢地用兩個月的時間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