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9的文章

愛上。玫瑰蕾絲

當女人買了玫瑰或蕾絲花樣的東西,男人千萬別問:『家裡又不缺這些東西,妳買這些做什麼?』女人通常都會睜大眼睛用誇張法的語氣回答:『因為它們很便宜阿!』一副理直氣壯不得不買的氣勢。

Andre拍六個月的大頭照

幫寶寶拍大頭照真不是件容易的代誌,想當初他剛出生拍美國護照的大頭照時,真是費盡了我跟KJ的苦心,沒想到過了六個月又要拍大頭照了,這次是為了日本自助旅行拍的台灣護照大頭照。六個月的Andre眼神是靈活多了、動作也多了、表情也多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心裡知道要去日本玩,整個人樂開懷,無法控制地狂笑。

家庭主婦的午後時光

一邊顧寶寶一邊打掃家裡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時間像是被切割,拖地拖到一半,拖把隨地一丟連忙抱Andre去換尿布。兩隻手還戴著滿是泡沫的手套,還得立刻脫下手套幫他撿奶嘴。有時要把他抱到小床上,有時又要抱他在遊戲墊上,最後可能回歸餐搖椅上我好以安心做事情。吸個地板再拖個地板,桌櫃擦一擦,把床單被單全都拿去洗一洗,就讓我忙了一個下午,Andre在一旁就像個倒數計時器,無時不刻提醒我快一點、再快一點。

我的擠奶時光

記得去美國生產前,我收集了許多資料帶去,其中最厚最多的資料就是有關餵母乳,這些資料號稱可出版一本母乳全集了。也不知道自己蝦緊張啥? 就是怕自己是吳乃仁。生產前幾週我每天不停地閱讀,希望安德烈出生我就能勝任這個餵母乳的偉大任務。但是閱讀歸閱讀,計畫歸計畫,最後我沒有親餵成功,

如何帶著寶寶還能悠閒吃大餐?

帶寶寶出去吃飯一直是爸爸媽媽感到頭痛的問題,因為寶寶常常因為陌生環境坐不住而哭鬧,常常都要一個先哄寶寶一個先吃飯,一餐飯吃下來吃的又累又久,再高級的下午茶都吃到想翻桌,成了一種耐力賽的折磨,安德烈在七個月前沒有這樣的問題,我們在外頭吃飯他總是能乖乖安分地躺在手推車上看著我們吃,無聊的話就自已睡著,讓我跟KJ都能好好悠閒地享受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