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兒子離家第一天


兒子離開家五天的第一天,我很好,沒掉眼淚,畢竟他只是去五天又不是五年。一個人在家時,就悶著頭寫文章, 時間也過得飛快。
女兒放學後先跑去鄰居家玩,沒多久被我接回家,她出奇地乖巧,自己把中午未吃完的三明治又加熱吃完,接著畫畫、寫功課、練鋼琴,自動自發。到了傍晚,她戴上手套、拿著鏟子到後院去挖土找植物,我從廚房窗戶往外看,想起了自律的哥哥很喜歡一個人在後院自言自語、挖土、抓蚯蚓、找蝸牛。妹妹今天行為舉止怎麼像起了哥哥來?!


到了晚餐時間,開始覺得有些不同了,我趕緊吩咐KJ早點回家一起用餐,三人用餐才不會太過寂靜。用餐間,女兒默默地邊吃飯邊看書,少了人拌嘴。惟我一人忍不住提起兒子: 『不知道安之今天晚上吃什麼? 』

因為昨夜失眠,九點不到,便與女兒準備上床就寢。沒想到一上床,眼前竟出現...兒。子。的。枕。頭。

『是誰啦? 誰把安之的枕頭放在這裡?! 是故意要讓我想起兒子,要我哭嗎?!』我一把將枕頭緊緊擁進懷裡,差點淚崩。

『妳一看到兒子的枕頭就抱它,那妳兒子的老爸在這裡,怎麼就不抱我?!』KJ這鬼話害我破涕為笑。




若說兒子不在,讓我感觸最深的應該清晨起床的時候 。

天一亮,我驚醒。

「天哪! 我忘了調鬧鐘! 兒子不在,沒人叫我起床。」

走下樓,自己將餐椅搬下來就位、開所有的百葉窗、鋪餐墊、餵貓...。 兒子那些平常會幫忙我做的日常小事,這幾天得自己早起來做了。

「我的小鬧鐘⏰,小幫手💪,你現在在做什麼咧?! 我好需要你唷!」 我這時候最最最...思念兒子了❤️👦😂。

#後院的杏花開了。







兒子離家五天終於回來了,而且一下遊覽車就大喊:「Where is my mom?」心急如焚找媽媽,一定是太想我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趟失去時間的時空旅行-台灣居家檢疫隔離14天之感

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孩子已經一路從三月放假到五月,他們在家悶到發慌,幾乎哪裡都去不,又眼看著漫長的六、七月暑假即將來到,KJ臨時決定全家搭飛機回台灣過暑假,至少在那零確診的寶島上我們可以毫無顧忌地規劃小旅行,陪陪台灣家人。 

不無聊的育兒生活(六年前未發的舊文)

『妳整天跟孩子關在家裡不會很無聊嗎?』 上周在某聚會裡,有人無意間在我面前又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她尚未結婚生子,對全職家庭主婦的工作所知甚少,也不知去哪裡捕風捉影找到"無聊"兩字形容我的生活,還是她附合趨勢間接表達出這社會對我的觀感。 我輕描淡寫回答:『我也有工作,遠距經營台灣一家店面,偶而會寫寫文章。』此刻,問者才會覺得我是個有在做事的人,肯定了我的社會價值,生活應當不會"無聊"。 實際上,我大多時間卻都是在家務跟孩子上周旋,事業跟文章只是蜻蜓點水罷了。

我保持居家快樂的小秘訣

防疫居家隔離日子從三月中至今已經過了近五十天, 從緊張 慌亂、爭吵、沮喪、頹廢... 慢慢地找到了屬於我們家生活方式, 一種保持著和諧快樂的渡日方式。 家人彼此間懂得包容諒解,也接受了目前的生活型態, 漸成習慣,步入佳境。 縱使偶而還是會有摩擦或感到無力的時刻, 但身為母親的我會提醒自己: 『當我們越提不起勁時,便要活得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