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9的文章

Andre九個月第一次剪髮

安第一次剪髮是由爸拔KJ操刀 (我想到他成年之前剪髮都會是由KJ操刀)。 KJ 老是誇耀他的功夫了得,畢竟他為他自己剪髮剪了十年有了吧!那晚是安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落髮,我們很慎重,安德烈很緊張,我們讓他坐在BUMBO椅上避免他亂動,我們使用的是非常安全不會傷到皮膚的自動理髮器,從前置作業到收工完成,前後不到五分鐘,只是這五分鐘,安德烈激動、掙扎、大哭,寶寶真的很不愛剪髮。

Andre七到九個月紀錄

七個月的安德烈 (Andre) 眼睛發現 有寬闊的世界, 強壯的四肢讓他開始有能力向四處探索。 叫聲是他表達情緒的語言 。 成長曲線自此會開始慢慢減緩,但能力開始迅速增加。 那短短的睫毛越來越長、越來越翹了,像是用睫毛夾夾過, 捲捲翹翹像是個俊俏的娃娃,一個讓我離不開手的娃娃。

2009年東京美食之旅第三天

到了東京第三天,天終於放晴了,幾天不見的太陽讓在街上的東京人感到溫暖舒適。安德列一出門就昏昏欲睡,他漸漸習慣日本的環境及氣候。今天旅遊的景點是汐留及台場,但出門前我跟KJ有個小小的請求,『我們可不可以先去表參道買Quit-Fait bon的水果派呢?』我繼續說,『我知道不是很順路,但我知道如果今天早上不去,這趟日本之旅就沒機會去,可是我好渴望好渴望吃到日本人氣第一名的Quit-Fait bon水果派。』

寶貝。睡吧

只要 KJ 出差,我夜晚睡覺就成了一種折磨,安德烈半夜睡覺很愛發出聲音, 有時夢囈,有時唉哭,只要一點點聲音我就容易驚醒,醒後就很難入睡, 連續失眠了 2-3 天,我好疲倦,精神不濟,連白天都成了像在夢境般飄忽。 那一晚我決定讓安德烈一個人在主臥的小床上獨自睡覺,我悄悄把他安頓好, 拿起床頭讀的書躡手躡腳地走到客房去,我開了盞小燈, 微黃光線,密麻的文字,暖厚的大被,寧靜的深夜,我終於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