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胎懷孕日記




懷孕

三月,台灣竹北,風和日麗,外子連著幾日去美國出差,週末中午我便搭高鐵回台北娘家。母親端來剛在市場買回來的鮮嫩白斬雞佐客家桔醬,看來開胃下飯。飯吃不到兩口,霎時一陣噁心,我趕緊跑去廁所抱著馬桶吐,吐完後食慾不振,全身忽冷忽熱,躺著歇息,體溫在三十八度之間遊走。
『奇怪,我的腸胃炎怎麼還沒好?』我一臉疑惑地跟在廚房切水果的母親說,緊接吞了前兩天醫生開給我的腸胃藥。

『妳會不會懷孕了,我陪妳去驗驗看。』母親毫不避諱的猜測讓我一臉愕然。

『懷孕,不會吧! 我還沒打算懷孕。』

我又走進房間躺回床上,躁熱地將身子翻來覆去。

當晚深夜人靜,內心百感交集,想抗拒一切揣測,想去證實自己是否真的已懷孕。我起身將身邊的手提電腦打開,上網查詢懷孕前期的徵兆。

「體溫升高、噁心、食慾不陣、胸部腫大疼痛、昏昏欲睡…等。」每項進入眼裡的徵兆一一揭開我沒有勇氣接受的事實。黑夜一片萬籟俱寂,我在電腦螢幕微弱閃閃的照明下,接連看了數十篇懷孕相關文章後,深深吸一口氣,啪地一聲關上電腦,坦率地告訴自己:『我應該懷孕了。』

懷疑自己懷孕的第一刻,我並無所謂為人母的興奮及喜悅。腦子裡盤旋的盡是自己。

當時還沒開始盛行部落客,更沒所謂的YouTuber的年代,我於二○○四年用Dreamweaver程式語法架設個人結婚及居家裝潢網站,上面詳細記載著我籌備婚禮及裝潢新家的悉數過程。由於我用心生活的品味深受大眾喜愛及青睞,網站瀏覽人次每日屢創新高,遂而榮幸地受到媒體關注,刊登上蘋果日報及家居雜誌。另外,我還經營了網路服飾賣場,並於天母靜謐巷弄裡擁有一間自己裝潢的歐美精品實體店鋪。剛滿三十歲的我在網路上網羅了許多志同道合、磁場相近的朋友、讀者、顧客們等,算是在茫茫網海中小露頭角。

好不容易在人生這三字頭的里程碑上發現了自己的天命,找到了人生定位,蓄勢待發要展翅翱翔時,怎麼驟然蹦出了一個小生命在我的肚腹中。

『營業服飾精品店才開業八個月,接下來如何經常出國批貨?』『我是自己網站的麻豆,挺著肚子要如何拍照展示衣服?』『我還想出國去上一些設計相關的課程。』

頓時,我只感覺到我的人生即將風雲變色,失去個人遠大的目標,近期所有計劃亂了方向,心裡完全沒準備好的我,思緒不由得徬徨了起來。

長達近兩小時的捫心自問,最終我肯定地告訴自己:『如果真懷孕了,我必須揮別過去以自我為主的生活型態,趕緊調整自己的步伐方向。我並不是在自我夢想上妥協讓步,只是在這小小的生命體面前,我必須先選擇他 。』

我又開啟電腦,寫了一封信給外子,才安然入睡,那天夜晚特別安靜。

翌早起床,我打電話去石牌的一間診所掛號。

『我想自己去驗孕,妳不要陪我了。』我拒絕母親的陪同,想要獨自前往。

我帶著一顆忐忑的心來到診所,醫生在我肚子上塗上一層冰涼的凝膠,拿起超音波的儀器在我的肚皮移來移去,我閉上眼睛等著醫生揭開我人生新序幕。

『妳懷孕了,這個是胚胎。』醫生道喜。

我愣了幾秒,凝神專注地盯著螢幕上的胚胎,隨即臉上浮起了一抹微笑。那刻,我好喜悅,有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從心裡蔓延,並將我眼中的世界慢慢地塗抹渲染成另一種我從未看過的模樣。

下了診檯,推開大門出了診所。空氣聞起來跟以往如此不同。

『我想給他吃點營養的東西。』那靈魂有了形體,在我子宮深處被孕育著。

在巷口我買了一個菜包及一杯豆漿,呼嚕、呼嚕趁熱吃下去,又搭上公車前往誠品書店,買幾本懷孕書籍及一張卡片,準備給從國外出差回來的外子一個大驚喜。

手機響起,是媽媽打來的。

『是懷孕了嗎?』

『嗯,我懷孕了。』

母親是第一位知道我肚裡有新生命的人。 第二位是父親,手機裡傳來他興奮的叫聲:『我要當阿公了!』

當晚,外子下飛機來到台北的娘家。

『我們出去走走,我有話想告訴你。』我抓緊他的手,迫不及待想跟他分享喜悅。

夜晚有點涼,我們躲到了車裡,我將卡片遞給他。

『我懷孕了!』外子都還沒來得及拆開卡片,我便忍不住從嘴裡蹦出這消息。

他握住我的手,一時木然。

『我很開心,真的!』我眼神肯定。他摟我入懷,倆人嬉鬧起來,聊著未來,聊著寶寶的一切。




轉變

過了幾天,我又預約了一間大醫院照超音波,想讓外子去看看肚腹裡那顆正在努力茁壯的小豌豆。大醫院超音波螢幕又大又清晰,醫生手持探視鏡,不一會兒工夫就在小宇宙裡覓著胚胎。

『零點三公分,就是圓圓裡頭的那一小條線。』醫生指指螢幕。

胎兒還真小,小到我們不得不貼近螢幕端詳。醫生接著又把鏡頭挪一挪放大一看,我們看到了他一開一闔、強而有力的心跳。

雖然年屆三十,卻對母親角色懵懂未知,覺得自己性格多處不成熟也不沉穩,甚至懷疑自己真的能成為一位好母親嗎?

『我應該試著再努力讓自己成熟些,那先從早睡早起、戒掉咖啡、學會烹飪下廚、懂得照顧自己身體開始好了。』我內心篤定。霎那間,我發現我怎麼現在才知道要趕快長大。

為了專心待產,避免台北、新竹、國外多邊奔跑,我決定先頂讓位於天母的自營服飾店鋪。當人生遇到未料的變化,有些事情斟酌之後還只是得面臨放下的抉擇;只是每一次放下伴隨的亦非尾聲,是另一處精彩的開端。

我恍若接收到來自上帝聲音:『用妳的文字把當母親的過程記錄下來。』我立刻註冊了無名部落格,用心記錄著他在我肚子裡每一刻奇妙變化。





螢幕上的你

『你們看寶寶有手、有腳了。』護理師在螢幕指出胎兒手腳部位。

『有手、有腳了耶!』我喜形於色。

『寶寶正在跟妳打招呼。』

我看到胎兒猛力揮舞著手跟我打招呼,情緒不禁激動,笑聲狂浪,害護理師難以在我抖動的肚皮上固定鏡頭拍照。

『對不起阿!沒辦法,我真的太開心了。』我盡量憋住笑意,目不轉睛地從螢幕上看他揮舞著手足像位健康好動的寶寶,煞間感動席捲撲來,眼角不自覺地落下淚珠。

『媽媽,妳看!寶寶現在正拍著妳的肚皮。』護理師隨即逗我開心。

『難道他知道我正在落淚,想辦法安慰我嗎?』

『我們現在來聽聽寶寶的心跳聲。』護理師將儀器音量調大,我與外子屏息以待。

診間立刻沉沉潛入海洋裡,隨著海流波動逐漸聽到遠方傳來一聲聲規律又低沉的鼓聲,咚、咚、咚…。那是胎兒心跳聲,聽來強壯又健康,我和外子陶醉在那奇妙又幸福的聲音中。

起身,我拭乾淚水,拿了超音波照片,接續完成看診、抽血、驗尿的產檢程序。

醫師確認了胚胎著床穩當、心跳正常、健康成型後,頒發給我媽媽手冊。熱騰騰的媽媽手冊到手,如同喜獲一張被這社會認可的新名片,上面有我的新頭銜『母親』,裡面還記載著我這一年職務上必須注意的大小事項。

肚裡的小碗豆已經脫離胚胎期,開始進入胎兒期,醫生特別囑咐我需要補充更多營養。二話不說,外子帶我去飽餐一頓。

『怎麼辦?我開心到嘴巴都闔不起來了。 』當我吃著營養滿滿的虱目魚粥時,滿腦子浮現的都是胎兒剛剛揮手的影像。

一回家我將他的超音波照片貼在冰箱門外,一天要看數十回,看著看著…嘴角上揚,痴痴地傻笑著。我想母親的牽掛從胎兒在肚裡形成便開始,即使隔著冰冷的螢幕,摸不著也無所謂,只想知道他在那一頭好不好。

 


媽媽教室

頭一回上媽媽教室,興奮莫名。講座內容是『拉梅茲:產前倒數計時大補帖』。這標題太吸睛了,像是當年當準備升學時,補習班宣傳單上只要標註『考前倒數計時』或『考前大補帖』,考生們一定搶破頭報名,非得去上不可,肯定認為上完那堂課即可戰勝考場順利贏得高分。

早上十點到診所,已滿室孕婦,幸運的我剛好搶得最後一席座位可以好好坐下來聽課,外子只能站在診所外頭等我。我在教室裡認真地聽著講師講述〈拉梅茲呼吸法〉,記憶力不佳的我,勤抄筆記,也模仿著老師練習。

『吸呼…吸呼…吸吸呼…吸吸呼…吸吸吸吸呼…吸吸吸吸呼…。』我學得差點岔氣,老抓不住頻率。

『其實生產時,孕婦是完全記不得呼吸節奏,得靠老公的指令。』講師坦言。

天吶!早知道硬擠也要把外子拉進來聽課,這下得靠我自己認真學,回去才能好好教他。實在是太緊張了,感覺明天就要生似的。

目前我的肚皮有些小改變,肚臍旁佈滿了細小的汗毛,肚臍下方也隱約出現了淡淡灰黑色的一條直線。目測肚子的大小,看起來充其量好比自助餐吃到撐,路上根本沒人知道我懷孕。

『我有點難過大家都看不出我懷孕。』我有些失落地跟外子咕噥。『如果有天有不認識我的人突然問我:「妳是不是懷孕了?」我想我會高興的不得了。』

因此現在出門我都會故意穿著合身上衣,故意挺著小肚子,巴不得昭告世人我是孕婦。




確認性別

確認性別後,才能趕快逛街採購適合他/她的育嬰用品,這也是當媽媽的娛樂之一。

那天是要揭曉的日子,我與外子無比期待。

起初胎兒是趴著的,手腳跟屁股動來扭去,似乎很興奮,毛毛躁躁地急著要給我們什麼驚喜似地。

『寶寶非常會動耶!但他今天是趴姿,所以可能看不到他的臉。』醫生說。

我心一沉,那不就連性器官都看不到了。正當落寞的霎間,胎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馬上來個一百八十度大翻身,螢幕上映著一張大笑臉,我噗哧一笑。

我見超音波螢幕中,胎兒圓圓的臉正向我們,腿伸的直繃繃地張開;他是一位腿長又漂亮的男寶寶,清清楚楚。

懷孕以後,體力消耗很快,縱使腳程不遠(如散步買個東西或是去鄰居家串門子),卻覺得自己彷彿走了一天的路。到了傍晚,尤其疲倦愛睏。我想起楊絳《我們仨》一書裡提到:『在低等動物,新生命的長成就是母體的消滅。我沒有消滅只是打了一個七折,什麼都減退了。』

我的尾椎在坐臥時,已開始隱隱作痛,無法仰睡;書上建議孕婦最佳的睡姿是左側睡。我試著練習左側睡,腸胃像是擠壓成一團,胎兒往我左邊的肚皮出拳又出腳表示抗議,我便輾轉難眠;睡不好便罷,一起床,又腰酸背痛。

我查了書,書上說女人懷孕時都會分泌一種叫做鬆弛素的化學物質,它會讓骨盆周邊關節韌帶肌腱變鬆弛,骨頭跟骨頭的間隙變大,若孕婦姿勢不良很容易筋骨酸痛。

『為什麼人類不乾脆生顆蛋來孵就好了!』我向外子抱怨造物主的不貼心。

 

********

為了避免經常性宮縮,走路似若漫步在雲端,舉步姿態像企鵝,不時還會喘吁吁。端坐時,頂著一個大肚皮雙腳不自覺地外八字張開,雖醜,也罷。睡覺或久坐時,五臟六腑備受壓迫,當想好好將四肢舒展一下,老是會有快抽筋的錯覺。

胎兒這一、兩個月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儼然足像個成熟欲孵出的嬰兒,小小的子宮已經快要容納不下他,他一揮拳踢腳,我的肚皮便近乎快撐破。

胎動也越來越明顯頻繁,狀似陣陣的波浪。胎兒只要動起來,我立刻抓起來外子的手感受,怎料肚皮瞬間風平浪靜;外子的手離開下一秒他又鏘鏘滾。

醫生小心翼翼地幫我由超音波影像中測量著胎兒的頭圍及大腿骨長。

『妳不得不否認他是個大寶寶,而且他的活動力很好,五官好明顯,臉圓嘟嘟的。』 又說:『如果妳不希望他出生時超過4000克,就只能每次都維持半飽的狀態,還有點機會。』

可賀的是原本他胎位不正,頭上屁股下,經由我只跟他溝通好幾天之後,他終於奮力橋位置,把自己成功轉下來了。

『寶寶把腳掌伸到很上面,幾乎快要踢到胸腔,難怪妳會一直感到不舒服。』醫生指著螢幕上胎兒的大腳掌說。

『那有什麼方法讓我舒服一點嗎?』

『那只能請妳繼續跟寶寶好好溝通囉!』醫生給我了這帖包準有效的良藥服用。

 
 
 


降臨

時至夏末,太陽高照,一地暖烘烘,外子跟我趕快趁天氣好來幫寶寶洗衣衫,邊洗邊相視而笑。洗完後,我們又分工將它們懸掛在曬衣繩上頭。看著小小的嬰兒衫整齊地沐浴在溫煦的陽光下,有種難以言道之幸福,預感他快來了。

當天夜晚,夢裡聖母瑪利亞抱著一位嬰孩迎面向我而來,周圍泛起一圈圈柔和又溫暖的琥珀光。拂曉時分,曙光乍現,我立刻驚醒,衝去洗手間,發現落紅。沒多久我便剖腹產下在我肚子裡藏了三十九週的小寶貝。

兒子小安是一位3430公克的小壯丁,降臨之時他成功地吸了第一口空氣,發出第一聲哭聲,人生順利啟動。我裸身抱住他小小身軀的第一刻,好似把水龍頭栓一次扭開到最大,心中的母愛源源不絕如瀑布般流出,再也無法關上了。


咕咕啦克4D超音波相片












請尊重作家的文章版權,如果要轉載者,請註明出處,切勿抄襲盜用。


歡迎加入Von Von At Home FB粉絲團。


0 comments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