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9的文章

願妳夢想成真

某個夜晚,我左手握著手機校閱著文章的初稿,右手持著鍋鏟炒著香菇白菜,手腦都沒得閒之時,坐在廚房中島埋頭正在創作繪本的女兒忽然舉頭一喊:『我決定了!』 那語氣像是深思熟慮許久後才破口而出的。 『決定什麼了呢?!』我繼續校稿跟炒菜,一副心不在焉,想說妳年僅七歲的妳也做不出什麼人生重大決定。 

『Mom,我決定以後要去參加American Show(美國超偶),有沒有贏沒關係,但我要去念Art School(藝術學校),如果家裡有錢就把我送去Paris(巴黎),沒有錢就把我送去Africa(非洲))!』

 一聽到”Africa”,我頓時拋下手機跟鍋鏟,不得不好好正視一下她的決定。 

『妳要去Africa做什麼? 唸Art(藝術)嗎?』我疑惑地問。

『我要去Africa當Jane Goodal(珍‧古德)!』她下巴微抬,曈子裡散發著夢想的光芒。 

啊!對對對…我差點忘了女兒曾經有說她以後要當Jane Goodall。 

『但是當Jane Goodall很辛苦,沒有妳想的那麼容易。妳還是先做好功課、多讀一點書。』

『Mom! 妳聽不懂我的意思嗎?』 是阿! 我是不懂,而且妳覺得我老是不懂妳。

『妳沒有發現我最喜歡的是Dancing(舞蹈) 、Art(藝術) 跟Animal(動物)。』女兒解釋著。

 『哇! 對耶!』我訝異妳的小腦袋已經將喜歡的事情跟夢想連成一個清楚的脈絡,而妳手邊也正在做著朝自己目標前進的事,誰都無法阻擾妳。 

只是,在妳前進夢想的路上,有很多其他美好的事情必須沿路拋棄。 鋼琴及作文就是目前被妳狠狠拋下的。

 每回叫妳寫文章、練琴,我們就像是兩頭水火不容的巨獸,對峙、爭吵、膠著,互相傷害著對方。

『這都是妳要的,不是我要的! 妳希望我做,我就做給妳看!』妳”憤”筆疾書,琴彈得毫無節奏章法。

『妳還這麼小,不懂學習音樂跟文字對妳的重要性。』我堅持她繼續在引不起她興趣的事物上學習,她偷懶怠懈,我視為個性使然。另外,"孩子尚小,才藝要靠父母堅持"的謎之音也始終在我腦裡揮之不去 。 

數周前,又一次與她大吵之後,我深感再繼續跟她僵持下去,永見不著母女關係改善的契機。我必須在母女關係決裂前放下執念,姑且一試,揮刀斬斷她學了兩年多的鋼琴及作文課。 

在下這決定之前,我數度在漆黑的深夜裡睡不著覺,無數疑問在心頭盤根錯節,想著女兒會不…

被你們愛著的吋吋時光(生活小記錄)

《那晚,爵士》 2019年11月3日

那夜與孩子一同吃晚餐,耳裡聽著爵士樂。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聽Vocal Jazz了。應該是女兒出生後,我的電台設定一直停留在巴哈大提琴或是蕭邦鋼琴曲上,因為一直肖想那些古典音符能有潛移默化之效,陶冶孩子們的氣質,

無師自通的畫畫課

為了讓生活能慢慢地過,我最近刪掉一些孩子們的課後才藝課程,遂而我們從生命中瞬間獲得了一個很棒的禮物---那就是閒著無聊又漫長的午後。
那天我們決定來畫畫。畫什麼好呢?
經由我們三人討論後,決定要畫<最喜歡的絨毛玩偶>。

偷得浮生半日閒

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午後,難得沒有才藝課程,
時序入秋的院子裡有逗留不去的融融夏光,
柳樹茂密成蔭,成了一隅的憩息之地。

我相信妳可以做到的

這一學期,女兒的體操及芭蕾課程, 因為時間的關係,被我硬是安排連在一起上。記得第一次體操課上課前十分鐘,我牽著她的手帶她確認換衣間的位置,第二堂芭蕾舞教室的方向,並仔細囑咐她中場換衣時需要注意的事項及時間的掌控。

影子

有位好友來我家時說我家的影子好美,我開始愛上觀察影子。

做著喜歡的事,是幸福

舊金山灣區這幾天最低溫已經不到十度,室內更是陰冷,趁著餘暉傾瀉之際,想去後院多曬曬溫煦的夕陽,順便拿了剪刀跟盆子去摘剪幾株植物進屋栽種。

那晚與你散步

好久沒與你單獨散步這麼久了。
那天用完晚膳,我問兒子:『想跟我一起去外面散步嗎?』 斜靠在沙發上的兒子二話不說,丟下手中的書,奔到門口,穿起拖鞋,迫不及待要與我同行。

我用僅存的浪漫來幫她辦一場生日會

女兒七歲生日前一周,她突然告訴我她還是想要跟同學們一起過生日。雖然在這之前,我已經試著提出其它建議,比方去遊樂園玩、去她最愛的Claire’s飾品店逛街、看場電影、找間她最愛的餐廳吃飯…等。萬萬沒想到最後關頭,她依舊決定要在家開Party。

為了學會『離別』,她哭了一缸子的眼淚。

阿嬤來美國的第一天。
「阿嬤!阿嬤!妳這次要來我家幾天?」沐沐問。
「 這次有52天喔。」
「 52天,好久耶!」沐沐睜大圓滾滾的雙眼,驚訝貌。
隔天,她迫不及待告訴她班上的同學們:「我阿嬤從台灣來,而且要住52天。」


除了育兒日記外,我想寫別的

當了部落客已經十一年,然而這兩三年,張張的生活紀錄照片都知曉我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孩子及家務身上,我的文字很少,照片居多。照片是一種快速又鮮明的方式,告訴大家『Von Von很好,她依然很努力在經營家庭、照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