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2的文章

妹妹嬰兒床一切就緒

夕陽成了一片淡淡幸福的黃,透過百葉窗灑落在我們幫沐晨準備的娃娃床上,我挺著即將臨盆的大肚子,細心地為她一一綁著床邊的粉紅色蝴蝶結,我儘可能將床邊每朵蝴蝶結綁的美麗,綁著綁著心頭流來一波暖暖的波動,腦子突然浮現未來她坐在我懷裡我正在幫她頭髮綁上蝴蝶結的畫面,她如鮮花般甜甜地笑著期待媽媽的巧手能讓她變的更美麗。

此景在過不久就會發生在我生命中,我內心中洋溢的幸福可想而知,回到我手上第一個幫她綁的蝴蝶結,我不住低語訴說:『沐晨,這是我第一個幫妳綁的蝴蝶結,未來我還得為妳綁上不知道幾千次幾百次蝴蝶結,每綁一個蝴蝶結就意謂著妳長大了些,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第一個蝴蝶結帶給我的感動!』

幫沐晨鋪好床,我趕緊拍了幾張照片,把我的心思期盼都記錄下來。

這次為沐晨準備的床,也是想走全素雅路線,同安德烈小時候的床一樣,因為在我的想法裡,寶寶睡覺地方的色調能越柔和越好,包括床頭音樂鈴也只能播放簡單柔和的音樂,盡量避免五顏六色或聲光太吵雜的床頭鈴干擾寶寶的睡眠。寶寶長時間祥和又平靜的睡眠比那些開發刺激腦力的玩意重要太多了。
但由於這胎是女兒,熱愛鄉村風的我,還是實在忍不住多灑了些紅色小碎花在她軟綿綿的床上。

幫沐晨選購的兩條拼布夏天小蓋被,正是我喜歡的風格。

KJ 老是搞不懂為什麼娃娃床還要有床裙? 男人就是男人,不解這種小小的美感,床裙好像為女孩穿上芭蕾舞服上的那層蓬蓬裙一樣,整個甜美的感覺都出來了!

沐晨的床大約就是這個感覺了,看見這柔和的粉紅色我開心地幾乎要尖叫了,我常常走來看看她的床,想像兩週後她躺在這裡睡著的模樣,我好感激上帝能賜給我一個女兒,這是份極大的恩典,她讓我的生命足以全然美滿。

沐晨是我們幫妹妹取的中文名字,"沐"是我想到的,因為我受洗時,她已在我胎腹中和我一同受洗,"晨"是KJ取的,"沐晨"是希望她給人有沐浴在清晨的感覺,可是英文名字目前尚未想到,KJ希望英文名字有"曙光"或"晨光"的意思,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滿意的,如果大家有任何想法或建議也可以跟我們說唷。
為了讓安德烈有當哥哥的感覺及責任,只要是有關迎接沐晨妹妹的採買或準備事情,我都會讓他參與,他也很樂在其中,了解妹妹快從媽媽的肚子裡出來了,當他有貼紙會分妹妹一份,畫全家福的圖也會把妹妹畫上去,安德烈更常趴在我肚子上或抱著我的肚…

快樂玩土

目前居所後院原本有座荒廢的泳池,房東並沒修建,只將砂礫傾倒其中成了一片荒涼貧瘠的填土,我們搬來時這片土上野草野花盤結而生,只有幾株長的還算翠綠的薄荷夾雜生存著,看來這土壤的先天條件很不優,之前租了18年的房客也從未整理過這地,任其荒廢,沒有澆水設備,土質經長年烈陽日曬乾裂膏化,面對此番後院景象,我們實在無計可施,畢竟這居所也頂多只是短期租賃,要我們費心費力去整地去蒔花種菜也不太符合效益成本,葉菜還沒熟成、花苞還沒綻放,我們又搬離此處,無法享受耕耘後的收穫,難免謂嘆可惜阿!